鲁特新闻

联系我们

ag视讯

联系人:滕经理

手机:15854508777 13806454806

电话:0535-2377966

传真:0535-2377877

邮箱:lt@lzltjx.com

网址:http://www.wchit.com

地址: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206国道莱州段197公里处

男子驾铲车将警车甩向路边花坛 被抓后悔恨流泪(组图)


作者:ag视讯 2020-08-04 17:11


  (4月7日,长沙市第二看守所,犯罪嫌疑人龙鹏回忆当时发生的一切,落下眼泪。 图/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邵骁歆)

  (4月7日,刘月娥坐在屋里头床头的椅子上,说起自己的儿子,抹着眼泪。 图/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邵骁歆)

  龙鹏心里越来越压抑,他觉得自己受不了母亲的唠叨,父亲的训斥。向家里要钱,未果。他开着铲车冲向路上,朝一台台无辜的车撞去。

  “他们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让他们好过。”7日,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审讯室里,龙鹏还是这样犟。他现在已经是因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。

  此刻,他的父亲受伤躺在医院的床上,打着点滴,可能以后都无法工作。而他的母亲,则正坐在数十公里外的家中,默默流泪。

  那里再也没有了争吵,而19岁的龙鹏,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他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令他生厌的父母管束了。

  一辆运输车歪倒在长沙市马王堆古曲路口附近的人行道边。车身被撞毁,零件散落一地。火烧过的痕迹遍布周围,运输车的4个轮子像麻花一样扭曲着躺在地上。

  遍地杂草、垃圾,碎砖块堆砌在龙建国的家门口。几条脏兮兮的土狗在旁边四处转悠。

  刘月娥坐在屋里床头的椅子上,默默流泪。此刻,他的丈夫正躺在医院里打点滴。因为去拦截儿子四处冲撞的铲车,他从驾驶室内摔了出来,磕到了膝盖。

  这栋3居室的平房,四处都是残垣断壁的景象。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俱,甚至连大门都没有。

  维系龙建国一家生计的,是垃圾。很多年前,从岳阳华容农村来长沙后,龙建国和妻子就靠运输垃圾为生。电话一响,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,他就马上从床上跳起来,和妻子一起,开着运输车去拖拉机。“每送一趟大概能收百来块钱,但利润微薄。”刘月娥靠在床头,整理一条满是油污的枕巾。

  白天很少有生意,电话大多是在夜里响起。而更多的时候,龙建国还要躲避街头的交警,他此前的运输工具是拖拉机,白天在城区是不能行驶的。

  从十来岁来长沙读小学开始,龙鹏就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。身材瘦弱的他,有着与城里孩子不一样的童年。

  父母都没有多少文化,而龙鹏打小就不爱读书。刘月娥记得,在29中读初中的时候,儿子就经常逃课。从那时起,龙鹏经常出入网吧,迷上了网络。

  不听话的儿子,贫穷的家庭,没日没夜拖垃圾辛勤劳作的父母。这个家里,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话语,偶尔的交流便是争吵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每到夜晚,他就像一只流浪的土狗,在深夜独自穿梭在城市里。他不知道,父母又在哪里开着拖拉机;他也不知道,自己该做什么,能做什么。

  平常,龙鹏和父母一天也许都说不到三句话。初中毕业后,他辍学在家,每天泡在网吧。

  刘月娥形容儿子的生活:上午睡觉睡到12点钟,下午起来吃过中饭就出去,到了吃饭的时候又回来了,吃完饭又出去。

  龙鹏辍学回家后不久,他先后到了湖北、广州、上海打工。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他在湖北的亲戚处学修车,他在那里考了货车驾驶证。

  龙建国和刘月娥还在长沙,没日没夜地拼命拖着垃圾谋生。只要有人打电话,他们就开车过去,把垃圾一铲一铲装上车,然后拖到很远的郊外倾倒。

  他们好不容易积攒下来一笔钱,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几万元,买了一辆小四轮农用车。

  龙鹏还在外地打工,过年时回到家中。他没攒到什么钱,打工的枯燥生活也让人厌倦。“每个月只有800到1000块不定,太少了。”

  2010年底的这场火灾,让这个本来生活拮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。起火的原因,刘月娥至今都没有弄明白。当他们得到消息跑回家时,只从屋里抢出了几件原本就破烂的衣服。

  “什么都烧没了。”刘月娥望着被火熏得漆黑的墙壁,那里至今都没有粉刷。火场里还有家里上万元运输垃圾和其他物资的签账单,刘月娥欲哭无泪,“那些账单被烧了,帐也无法去要了。”

  因为这场火,龙鹏结束了在外打工的生活,回到了家里。他偶尔帮着家里开运输车拖垃圾。

  在外面转了一大圈回来的龙鹏,和父母的话更少了。“只晓得上网!要不就是睡觉!以后怎么搞!”龙建国经常训斥儿子。

  这仿佛是父子俩独特的对话方式。挨骂以后,龙鹏便不给家里开车了,一觉睡到中午起来,吃过饭,就出去了。刘月娥既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他平时在做什么。

  在网上,龙鹏可以和好友聊天。他的QQ上有很多好友。他还喜欢游戏,几乎开通了所有的QQ游戏。

  在游戏中,在和网友的聊天中,龙鹏觉得自己能找到之前生活中没有的那种快乐,这种孤独在他回长沙后已经像藤蔓一样死死缠住了他,无法摆脱。

  他表示愿意帮父母做事,做任何事都可以,但做完事后,父母不要管他的其他生活。“我又不去干什么坏事,平时我出去玩一玩他总是打电话给我。问我在干什么在哪里。”

  有时候他也没出去上网,坐在家里敞开的“大院子”里,看着那些在垃圾中走来走去的流浪狗。

  上网是他惟一的爱好。他平时也不经常向家里乱要钱。刘月娥回忆,即使几天没有回家,龙鹏最多问自己要钱也不会超过200元。

  “我以为他开始体谅这个家了。”刘月娥显然认为,是丈夫和自己的贫穷,让儿子总是抬不起头。

  至今,没有人知道龙鹏作出那件惊人举动时的真实想法。他越来越频繁地拒绝给家里开车。无奈中,龙建国和刘月娥仍在发狠地奔波在垃圾场与郊区之间。

  “我不喜欢别人吼我,不喜欢别人凶我。尤其是我爸爸!有时候有一点不对就训我。有的错根本不关我的事,他也训我。他脾气不好,我脾气也不好。”

  2011年的新年即将到来之前,龙鹏突然从家里消失了十多天,没有任何音讯。这件事此后被母亲刘月娥认为是儿子可能参与传销的迹象之一。

  龙鹏给父亲龙建国打来电线元钱。他的解释是,这个家真的呆不下去了,要出去打工。

  龙建国虽然口头上拒绝了,但刘月娥还是看到,那晚昏黄的灯光下,丈夫床头佝偻的背影。他缓慢地打开一个布包,拿出一叠又脏又旧布满油污的百元纸币。

  第二天,龙鹏再次打电线!我把车开走了!不给钱,我就卖车!”短促的一句话,电话那头没了声音。

  两口子急得四处寻找,不停地给龙鹏打过来的公用电话回拨过去。但对方说,那个身材瘦小,穿紫色棉衣的小孩早就走了。

  接下来发生的事成为了惊动警方和大批媒体关注的大事件。龙鹏趁父母不在家,开着铲车撞上家里的运输车后焚烧,又驾驶铲车连撞5台小车,一辆电动车,致使2人受伤。

  “我坐十年二十年都可以。我的人生就是这样,就算不坐牢也是打工。我过20年出去,不一样的也是打工。我还能干嘛?”

  龙国兴在家中痛哭流涕,他不停地说,对不起儿子,对不起受伤的人,对不起所有人。

  4月3日,龙鹏的QQ头像最后一次亮起,随后,寂寞de虫的头像熄灭。他在QQ空间里写道:

  红网长沙4月8日讯(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任文婧 实习生 邓秋玲)龙鹏为什么会作出这一惊人举动?长沙市心理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立京认为,从他之前的举动和现在的言辞看,他已经出现一定的心理扭曲了。

  刘立京说,孩子的叛逆期与青春期差不多同步,一般从十二三岁开始,但根据个人成长环境不同会有一定差异。孩子处于叛逆期,如果家长能与之进行很好的交流沟通,他应该能在1年左右时间度过这一阶段,但是,如果沟通交流不畅,孩子的叛逆期会延长至四五年甚至更长时间,龙鹏应该属于叛逆期延长。

  孩子处于叛逆期,言行举止都会显出一些端倪,细心的家长一定能发现孩子的变化,比如,原本活泼开朗的孩子,一下子变得收敛了。

  刘立京认为,龙鹏驾铲车上街撞车之前,一定是有征兆的,父母没有同意他外出打工的要求,这可能是一根导火索。但是,他绝对不会仅仅只因为这件事就驾铲车上街撞车。因为,龙鹏并不是仇恨社会,他只是排斥自己所在的家庭,这与父母长期没有和他良好沟通有很大关系。

  刘立京说,就与叛逆期孩子的沟通来说,家长不要因为没时间或孩子的兴趣爱好与自己相左、有代沟,就不在意孩子说什么,甚至不尊重孩子,长此以往,孩子就会慢慢拒绝和家长交流;同时,孩子做了一些“出格”的事,家长一定要及时和他沟通,做对了的加以肯定,做错了的不要马上批评指责,而应该对他加以指导,让他改正。家长不要因为“我对孩子那么好,他都觉得父母不够好”觉得委屈,其实,不是家长对孩子不够好,而是家长用错了方法。

  刘立京说,时下流行两种父母管教孩子的方式:“虎妈”即“刚管”,父母管教严厉,没有给孩子一个轻松的成长环境,这样只会延长孩子的叛逆期;另外一种就是“百事可乐”,事事顺着孩子的心意去做,满足孩子成长需求的同时也助长孩子养成一些不良习惯。

  刘立京认为,龙鹏出狱后,父母应该尽快找专业的心理专家给龙鹏做心理咨询,教孩子怎样面对这个社会,怎样面对他以后的人生。


ag视讯